朱虹:缺乏认同感的人生最可悲

142 Views Comment Off

文/朱虹

人生除了死亡这一个已知的结局,每一分钟都存在着无限可能,为什么我们必须循着鸡汤的诱惑在二选一的独木桥上前行?

11

Photo by 小虫  From ssyer.com

很多年轻人总爱纠结是留在二三线城市的家乡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还是远离故土去一线城市迎接未知的挑战;中年人也越来越经常拷问自己是否即刻卖掉北上广深的房子,卸甲归田采菊东篱。对此,专家大V们纷纷站出来熬制了各种鸡汤,告诉你留恋现状等于承认自己不思进取的低等公民地位,告诉你必须拥有应对不确定性的能力,告诉你只有跳出舒适圈才有资格寻找诗和远方。但是,真的有人从发问者的立场考虑过该如何回答这些问题吗?

前阵子,“100张照片告诉你武汉人是怎么过早的”文章刷爆朋友圈,当时的我一边看图一边舔屏。文章在细数美食之余,还以生动的图片调侃了武汉人吃早餐时威武霸气、身姿矫健的淳朴民风。看着看着,却总觉得哪里不对,这些不雅用餐的写照分明刺激到我这个身处异乡的武汉人敏感的神经。乡愁和眷恋,并非只在春运这种中国独有的全国大迁徙中才会陡然从每个人的内心苏醒,她其实一直魂牵梦绕于你我成长的根脉。不管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奋斗,我们都无法接受旁人拿着金钱和地位的标尺简单粗暴地就将自己的家乡划分为三六九等,就将留下的一批人视同不思进取,就将逃离的一批人定义为假装上流。

若想避免开篇的纠结,你只需要探究我们生活的最终目的究竟是什么?

无论你的理想是改变世界、拯救地球、造福人类,还是一屋两人三餐四季,归根到底都是为了寻找对自身的认同感。无论哪个年龄段的人都渴望被认同,哪怕是纪录片《零零后》里一位十来岁的孩子,都会对母亲说:“我想回到你肚子里”。是的,认同感会带来归属感,而归属感就仿佛母亲温暖的子宫,这种无条件的爱与接纳,为我们的生命带来了天然的安全感和幸福感,是激发出我们重新面对生活的勇气和斗志的最原始和强大的力量。

中国人大多接受的是传统儒家式教育,更强调隐去自我,追求大同,崇尚个人为集体的付出与牺牲,而倡导“人格独立和个性发展”理念的生存空间则显得十分狭窄。总有那么种人喜欢在鸡汤文里用金钱和地位这些外生性边界,作为衡量人生价值和城市价值的标签。这种单一化的评判标准俨然将人生舞台改造成了间肉铺,一切都是明码实价,所有均是待价而沽。可他们却忽视了人的精神世界和城市的烟火气息等,这些难以用标准量化,却又更大程度影响着人生选择的内生性边界。既然你不是我,当然难以做出符合我当下境况的恰当决策,而人生除了死亡这一个已知的结局,每一分钟都存在着无限可能,为什么我们必须循着鸡汤的诱惑在二选一的独木桥上前行?

无论故土在哪里,每个人的选择都是个性化的决定,别人无权拿着自己道德的皮尺丈量我们的人生轨迹,更无权以统一固化的标准评判我们的选择。古语有云“不以成败论英雄”。每个人的职业岗位和家庭分工各有不同,每位在各自生活中尽职尽责的人都在为社会创造价值,这些价值中体现为金钱和地位的部分当然千差万别,但他们同时给我们带来的别样感动才更增加了整个社会的温度,丰富了社会的层次,每个人的付出都应获得尊重。

因此,哪怕是在二三线的家乡,只要心态达观、知足常乐,我们就能比更多人接近人生的真谛,建立融入周围社会的认同感和与自己和解的幸福感;而离开故乡在大城市拼搏的人们,也并不代表一味去追求所谓突破阶层的光鲜生活,他们只不过需要去远方寻找家乡暂时还无法给予的一份认同。

人生多少事,其中滋味只有当事人甘苦自知,很多的选择更是无所谓对错的。鞋合不合适只有穿鞋的那双脚知道,脚长大了,鞋磨破了,自然需要更换。我们在成长,家乡也在改变,但无论近在咫尺或是远在天涯,在从故土开枝散叶的我们心里,对自我的尊重和对家乡的情怀依然还在,从未改变。

About the author

文章案头山水,山水地上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