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虹:暴风影音的“杀人事件”,是玩笑?还是挑战底线?

137 Views Comment Off

祭天本是怀感恩之情,祈求上天庇佑的善举,暴风影音堂而皇之的“杀程序员祭天”这一出博眼球的闹剧之后,暴风影音岂止是靠除掉几个产品经理,就能挽回一个低级趣味、践踏道德的企业形象。

文|朱虹

如今才刚刚过了处暑,距离冬至还有七个节气,暴风影音公司里有文化的年轻人居然就开始不择吉日地“祭天”了。身为“上帝”的消费者,倒是很快感应到进贡者的虔诚,以激增的下载量滋润了产品经理们焦虑干涸的心田,似乎也对得起“作为祭品被牺牲掉的程序员”。

第一版第二版

一小部分人自然明白这其实只是为了在商业竞争的红海中,突出重围的营销手段而已。我们也本不想上纲上线的大惊小怪一番,不过这次有些“血腥的杀人祭天”的惊悚措辞,的确踩到了社会道德和诚信的底线,如果你我都漠然地一笑而过,说不定某一天,我们真的会踩踏在“程序员或者某某某”的尸体上却麻木不仁。我们发声的目的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不被这个世界所改变。

这件事让我联想起另一个生态圈“曲艺”所面临的艰难生存环境。当下,几乎所有的相声都变成了网络段子的现场直播,创作者也几乎写不出荤段子和爆粗口以外的经典包袱。正如暴风影音事后迅速将软件的宣传文案由“还杀了一个程序员祭天”变更为“程序员看到新版信息流上线,激动地站了起来”一样,瞬间让我们看到了作者的真实底蕴,似乎剥掉了恶搞的皮囊后,只剩下一副干瘪无趣如核桃仁般大小的脑子。祭天本是怀感恩之情,祈求上天庇佑的善举,这一出博眼球的闹剧之后,暴风影音岂止是靠除掉几个产品经理,就能挽回一个低级趣味、践踏道德的企业形象。这种饮鸩止渴的伎俩,反而抖搂出对自身技术和产品的不自信。

我们姑且先以“Too young, too naive”的理由放这位文案执笔者一马,但我们可以管中窥豹地看出,在该公司内部存在的岗位歧视链将有可能成为从纯商业管理角度破坏企业发展的蚁穴。程序员理应是根据客户需求进行产品开发,他们只应对产品的质量负责,但产品或者客户部门才是真正连接企业和市场的纽带,才更应该肩负起挖掘和引导消费需求的义务,所以一款产品能否适销对路,在技术成熟的今天,更重要的取决于产品部门的水平,但如果公司能够不加制止地接受产品部门对技术部门的歧视与调侃,那就是拿着企业的前程去舍本逐末。在纯商业利益之外,企业还必须履行社会责任,他们纵容允许私下恶搞的行为,堂而皇之登上被社会公众和网络传媒聚光灯探照的正式信息平台,就是在传递金钱至上、唯利是图的经营理念,试问这样的对手,你愿意合作吗?这样的企业,值得人信赖么?可问题也不仅仅出现在暴风影音内部。不明真相的群众们当然最先是从手机应用下载平台上看到了这吸睛的宣传,然后在好奇心和猎奇心的驱使下迅速围观并大量下载的。发布者尽管不是始作俑者,却仍然在推波助澜中对事态的扩大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001

如果此次“杀人事件”仅引爆下载量的话,也许还好,其不良影响主要还停留在商业道德层面,可如果被不明就里或者心存邪念的一部分人断章取义的转发扩撒,恐怕就容易引起社会小范围不安定情绪了。莫怪我脑补的有些长远,但每一个旁观者的漠然和继续下载的主动行为,都会传达出支持该行为的错误信号,长此以往,总有一天,其他无知的举动都会被有恃无恐地歪曲利用,伤害到更多的普通人。

 

About the author

文章案头山水,山水地上文章